假名媛騙慘紐約各大名流!還把法庭變成了時裝秀?

來源:邮编娛樂网|2019-05-16 14:03
分享到:

你見過把法庭當成時裝秀的嗎?

講真,在聽說這個妹子之前,小編還從沒見過這種事。

这个身穿独家設計師款连衣裙,带着choker、看上去很in的“嫌疑犯”,就是前不久轰动全球的超级“女骗子”:安娜?索罗金。

這個來自德國的"假名媛",在紐約社會上演了一場又一場的驚天騙局,故事堪稱“傳奇”。

而更傳奇的,是她在被捕後出庭時的表現,

她有專屬的法庭美發師、造型師,而且每次出席法庭穿的衣服都相當的名貴。

社交網絡上甚至出現了一個賬號,專扒安娜?索羅金出席庭審時穿的服飾品牌。

Yves Saint Laurent黑色上衣配Victoria Beckham黑裤,穿着招牌式黑色平底鞋。

面對鏡頭露出微笑、氣定神閑走起台步,仿佛不是出庭,而是參加一場時裝秀。

那麽這位即便被捕出庭,也不忘積極"打造人設”的超級女騙子,究竟爲何要這麽做?

“这女孩完完全全就被奢侈、光鲜生活所蒙蔽了内心。” 主法官这样说道。

为此,这个91年的妹子真实演绎了:人生在世,全靠演技。 而 她的圆梦之路,比电视剧还精彩。

28歲的安娜,是一名德籍俄裔女孩。她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父親曾是貨車司機,母親是全職主婦,一家人在2007年搬到德國。

來到德國上高中的安娜在學習上很掙紮,德語學得很痛苦。據她的高中同學描述,她是個安靜的girl。

因为喜欢時尚,家里便支持她去伦敦留學。

她考上了倫敦一間藝術大學,但是卻中途退學,回到了德國的家中。

回來後,她先在德國的一家公關公司實習了一陣,後來又到了巴黎當上了Purple雜志的實習生,

于是,从那时开始,她有意结识各种大佬,打造人脉, 线上线下都苦心经营一个新的人设,德国白富美 ——Anna Delvey

2014年,年僅23歲的她來到了紐約,繁華的大都市,讓安娜非常向往紙醉金迷的生活。

爲了成功混迹紐約名流圈,她聲稱父親在做太陽能板生意,有一盤大産業,號稱自己是“德國巨額遺産女繼承人”

在打造人設上,各個細節都想到了。

C?line墨鏡、小黑裙、黑色平底鞋,是她的日常標配。

她聘请美国名演员Dakota Johnson(《五十度灰》女主)的私人教练,一套健身课程就4500镑...

社交媒体上,到处是她和名人名流的合影, 让她开上去和他们关系非凡。

她会穿昂贵的奢侈品設計師款衣服,住晚上400刀的古董酒店,召集自己的那些名流圈朋友一起开pa、办酒会

而這些錢,都是哪來的呢?

主要靠骗。一是利用自己的“人设”和“名媛“形象让名流朋友们帮自己买单,二就是伪造自己各类证件,跟銀行、酒店进行金融诈骗, 或者干脆就拖欠着不买单。

對朋友,她本著小錢大方,大錢靠借的方法,把紐約上東區的一票名流唬的團團轉。

比如,她在請客吃飯上毫不吝啬,在一些昂貴餐廳給朋友買單。

每次需要人幫她辦事,安娜都會給出100美刀的小費。

如此出手闊綽的行爲,加上她一手打造的人設,讓朋友們都沒有懷疑過她,借她錢的時候也毫不猶豫。

通常,她会谎称自己忘带銀行卡让朋友为旅行、吃喝买单,并保证之后会从自己的欧洲账户给对方汇过去, 但之后却没了下文....

不少名流也不差那幾千、幾萬塊錢,一般也不會太在意,

一位名利场的编辑表示,安娜曾忽悠她和几个朋友去摩洛哥旅遊,住高级酒店,吃香喝辣,最后却让“江湖救急”先替她付账,账单是6.2万美元,比她一年工资都多....

而至今,她只要回來5000美元....

如果光是吃喝玩樂,也就算了,

重点是她声称自己是个有理想的富二代, 创办艺术会所,而且要把艺术奢华俱乐部开到洛杉矶、香港、伦敦和迪拜。

为此,她PS出假材料向銀行借款,

她看上了纽约曼哈顿绝佳的位置、六层楼高最地标性建筑 ,通过广博的人脉毫不费力就找到了一位知名建筑师愿意为她设计,

甚至還說服私人飛機公司不付現僅憑自己的信用就讓她乘私人飛機去參加活動,

而完成她的“夢想”,需要高達四千萬美元......

而想搞到這麽多錢,就沒那麽簡單了,

她试图向銀行申请2200万美元的贷款,却因“无法证明财产来源”遭到拒绝。

于是她用“德国女继承人”名义从銀行拿到了十万美元的套现,向另外一家投资集团申请2500万美元的贷款,

她僞造了資産資料,甚至僞造出一個專業的金融團隊(其實郵箱只是自己的小號)

而当投资集团准备亲自派人验证安娜资产时 ,安娜才发现不好,称自己父亲已经给自己打了钱,不贷款了。

于是,投資集團還給了她5.5萬美金,結果她卻用來揮霍買奢侈品。

如此高調作死,不露陷是不可能的,

2017年6月,安娜因爲幾次吃霸王餐、逃酒店錢,遭到逮捕。

她被正式起訴在一年內就通過多個騙局竊取約27.5萬美元。

她被控多项罪名,其中,4项盗窃服务 、3项重大盗窃 和1项重大盗窃未遂。

然而自己的罪行被曝光,安娜反而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甚至還疑似在2018年6月在社交網絡發了張如今已被刪除的自拍,還以1991年電影《末路狂花》自诩。

在法庭上“保持形象”時刻,她擔心囚服會看起來有罪,于是讓辯護律師趕緊去HM買了件200美元的外套

而后,又开始在法庭大搞时装秀,辩护律师Todd Spodek给安娜?索罗金请来了大牌造型师,精心设计她出庭穿着

沒錯,直到只一刻,她還在爲自己的德國繼承人人設掙紮著......

對于坐牢這事,她甚至表示這個寫自己在紐約期間的回憶錄的大好機會,然後還打算寫一本書,這樣不但能撈錢,還能挽回形象.....

由于她的故事太过奇葩,美国金牌制作人Shonda Rhimes听完都惊呆了,Netflix已准备将她的故事翻拍成电视剧。。。

而比起自己的现状,安娜似乎更关心谁来扮演她。她在狱中还托人喊话, 希望大表姐Jennifer Lawrence出演主角......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的钱是无限的,但真正的聪明人非常有限。 ” 安娜表示。

而這顆自诩聰明的女人,卻把聰明用錯了地方,並且始終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虛榮心給她帶來了什麽。

5月9日,法官當庭宣布,安娜?索羅金被判12年監禁。她突然情緒失控,開始大哭。

但她似乎對自己的行爲並不後悔,

當《紐約時報》問她:“如果還有一次重來的機會,你還會這樣做嗎?”

安娜笑著聳肩稱:“會,很有可能哦。”

猜您喜歡

-->

MORE熱門圖集